帝师翁同龢去世后为何没有得到谥号?说说他与光绪帝的恩怨_李鸿章

帝师翁同龢去世后为何没有得到谥号?说说他与光绪帝的恩怨_李鸿章
帝师翁同龢逝世后为何没有得到谥号?说说他与光绪帝的恩怨 1875年,年仅4岁的载湉身登大宝,成为清朝的第十一位皇帝,大清自此进入光绪年代。 光绪帝登基后,慈禧太后组织状元翁同龢担任他的启蒙教师。尔后,君臣之间密切无比,宛如父子。 但是,跟着时刻的推移,光绪帝逐渐抱怨起教师来,乃至在翁同龢身后连谥号都不肯给。那么,师生二人终究发生了什么事,导致联系扶摇直上呢? 一、亦师亦父 1876年,翁同龢与光绪帝相识于毓庆宫。其时小皇帝尚在冲龄,又突然脱离爸爸妈妈,急需情感上的安慰。 翁同龢。 而翁同龢不只学识渊博,温雅有礼,还给了光绪帝许多日子上的关爱,因而他很快就获得了光绪帝的好感与信赖。 朝夕相伴的毓庆宫日子,让光绪帝对翁同龢的依靠日积月累,乃至逐渐在心里深处将他视为父亲。翁同龢刚好无子,隐隐然也将这位学生视同子侄。 两人的师生之情带有稠密的父子温情。 据《崇陵传信录》记载,小皇帝常常在课间时分躺在翁同龢怀中摸着他的胡须玩。遇到雨天,惧怕雷声的光绪帝也会躲在翁同龢怀里寻觅安全感。 史书上说:“常熟(指翁同龢)在书房二十五年,最为上所亲。” 有一次,翁同龢想要回故土上坟,这可把光绪帝急坏了,哭着喊着不许他脱离。可翁师傅的度假理由非常合理,只得含泪准了一个月的假。 临行前,光绪帝拉着师傅的手恋恋不舍地叮咛道:“下月今天,朕与师傅相见于此矣”。 第二个月,翁同龢请假返京。光绪帝传闻师傅回来了,马上开心肠奔出书房抱着师傅说:“吾思汝久矣。” 光绪帝画像。 师生情深,令人动容。可谁能料到,这份真诚的师生友情却给光绪帝的执政生计挖了一个大坑,带给国家全局无法弥补的惋惜。 二、清流误国 光绪帝亲政后,翁同龢先下一任军机大臣、户部尚书等要职。 惋惜翁同龢终究是孤负了信赖,在中日甲午战争中留下一抹血色残阳。 1894年,日本陈兵朝鲜,中日之战剑拔弩张。 面临来势汹汹的日本,是战是和,成了摆在朝廷面前的头号难题。 李鸿章深知清军真假,因而他从北洋水师的器械、军力、舰艇等方面苦劝光绪帝止戈和谈,还称一旦战胜,不但日本要蚕食大清,其他列强也要蜂拥而至了。 李鸿章的表态有理有据,光绪帝不由开端考虑主和的战略。但是,深受倚重的翁同龢激烈主战,以一人之力生生左右了光绪帝的决议计划。 翁同龢手迹。 若说翁同龢主战是一心为公,倒也无可厚非。不过,据《蜷庐漫笔》记载,早在翁同龢谏言之前,就有大臣告知过翁同龢主战的种种坏处。 因为翁同龢与李鸿章有私怨,而北洋水师又是李鸿章的嫡派,所以翁同龢便将报复李鸿章的主见打到了北洋水师身上。 堂堂一代帝师,竟挟私怨而废公务,不知当光绪帝赞同他的出动军队建议时,他心里可曾泛起过一丝涟漪? 清廷决议出动军队后,翁同龢仍旧一门心思尴尬李鸿章,底子不论北洋水师正在严重备战的现实。 李鸿章想要购买新式舰艇,翁同龢阻遏户部拨款;李鸿章提议购买德国出产的大开花弹,翁同龢仍是不给北洋水师经费;就连李鸿章央求补葺原有舰艇,翁同龢也以一句“钱都给太后修园子去了”冷酷应对。 在翁同龢的操作下,北洋水师就这么黯然走下了亚洲最强水兵的神坛。 影视剧中的光绪帝。 清军战胜后,李鸿章不得不出头和谈,受尽天下人咒骂。而龟缩在大后方的翁同龢却高呼:“割地赔款丧权辱国,我大清大军理应为国再战。” 这句振聋发聩的标语瞬间让翁同龢收成很多好评,俨然清流首领、忠臣良将,反倒是全力善后的李鸿章吃力不讨好,成为人人喊打的“卖国贼”。 三、被逼退休 甲午海战前,有人问翁同龢为何主战,他说:“吾正欲试其良楛,认为整理地也。” 栽赃李鸿章,翁同龢做到了。甲午战胜,李鸿章不只眼睁睁看着自己堆集半辈子汗水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,还被免去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职务。 1897年,德国侵占胶州湾,急得清廷急速派李鸿章前去和谈。 这次李鸿章学精了,拉着翁同龢一同去。成果,虽然翁同龢自诩为清流,也不得不亲手签下《胶澳租界公约》。 影视剧中的翁同龢。 音讯传到朝廷,光绪帝心里的绝望可想而知。好在光绪帝念着旧时友情,强忍对师傅的不满,仍然将他留在身边。 惋惜不久翁同龢再次让光绪绝望了。戊戌变法前,翁同龢向光绪帝举荐康有为,还信誓旦旦地说康有为的才干高过自己十倍。 有了翁同龢的信誉背书,光绪帝对康有为委以重任,而且拼着政治出路支撑其变法建议。 谁知变法开端后,翁同龢好像换了个人相同。有一次,光绪帝让他去找康有为要书本,他却说:“康有为这个人别有用心,我和他没有交游。” 这样截然相反的情绪马上让光绪帝觉得翁同龢太不靠谱了,不由得质问道:“你觉得康有为欠好,最初为什么不说?” 翁同龢回答说,自己是最近才发现的。但这样苍白的解说底子挽救不了翁同龢的人设。 光绪帝不由想起恭亲王奕訢逝世前对翁同龢的点评:“十数年之教育,数千万之水兵,覆于一旦,不得已割地求和……(翁同龢)别有用心,怙势弄权。” 绝望透顶的光绪帝一纸诏书勒令翁同龢退休,且永不叙用,此生再不提师生友情。 翁同龢返乡不久便逝世了,当朝臣来请示应该给他什么谥号时,光绪帝几近咆哮地列举了他在甲午之战与割让青岛中的黑前史,吓得在场的人不敢再说话。 终究,寻求了一辈子好名声的翁同龢没有得到来自朝廷的任何谥号,直到光绪帝逝世、溥仪继位,他才被追谥“文恭”。 参考资料:赵尔巽《清史稿》、恽毓鼎《崇陵传信录》、王伯恭《蜷庐漫笔》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